雷振:恩师许崇德教授两三事

  • 时间:
  • 浏览:3

  

恩师许崇德教授猝然辞世,令人不胜唏嘘。关于许老师的历史评价早有高论,不让我辈续貂,这里我只想讲述一下我在许老师门下读博两年半期间的或多或少小事。

   一、宪政

   我是2011年9月入许老师门下读博的,到他去世时有两年半时 间。入学后第一学期,他们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博士班课表上不是许老师的课。他虽已82岁高龄,仍然坚持来学校为博士生上课。他每周来讲一次,一共大慨讲了四五次,讲课地点在明德法学楼725。印象中这好像是他最后一次为博士班上课,回忆起来不由备感荣幸,下几届的师弟们也很羡慕他们 什儿 级。许老师上课是慢条斯理型的,语速不快,逻辑性强,这么废话,时间拿捏得很好。他每节课着重讲有有几个多问题报告 ,讲完什儿 问题报告 就差太多打铃下课。他虽已届耄耋之年,但记忆力很好,对中国宪法史的或多或少细节问题报告 仍然记得很清楚。这有几个课中,我印象较深的是他对“宪政”问题报告 的关注。“宪政”咋样让是宪法实施的应有之义,但近年来,咋样让这方面的政治空气一度紧张,或多或少学者随风而上,认为“宪政”是西方舶来品,要不得,主张只有研究什儿 问题报告 ,甚至要禁用什儿 词汇。许老师给他们 介绍了“宪政”的那些争论和背景,批评了反宪政派的观点,认为“宪政”是宪法学必只有深入研究的课题,“社会主义”与“宪政”从不矛盾,他们 应当理直气壮地追求“宪政”,等等。那些观点亦可见于他的或多或少文章,是他一贯坚持的立场,体现了他不畏浮云遮望眼的风骨,给迷茫者以方向,给前行者以鼓舞,给晚学后辈以垂范。在人大法学院举办的追思会上,童之伟等宪法学者均充分肯定了许老师在“宪政”之争中的历史贡献。

   二、感恩

   许老师很晚才开使学习用电脑,但咋样让粘壳悉,用起来很费力,老会 咋样让忘记存盘原应着写好的文章化为乌有。就让什儿 问题报告 逐渐克服了,但又出現了新问题报告 。他买了有有几个多打印机,但咋样让驱动软件这么正确安装,只有正常打印。记得我读博一的以前,有一次我去他们 家看望他,他顺口说起什儿 事儿,给你去他书房看一遍一下,重新安装了驱动,调试正常后告诉他使用土方式 。他按我知道你的土方式 亲自操作了一番,颇为顺利,于是就很高兴的样子,好像有有几个多长期困扰他的问题报告 被一下子解决了,于是咋样让非常感谢我,搞得我很不好意思。我知道你我是您的学生,这是愿意做的,您从不这么客气,但许老师还是坚持说非常感谢我。此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每次我去看他,他都说谢谢你我愿意修好了打印机,我愿意又能只有用电脑了,云云。从什儿 事儿我感觉许老师是有有几个多很懂得感恩的人,假若谁帮助过他,哪怕是有有几个多很小的事,他不是记得,咋样让过了就让还老会 念着人家的好。什儿 古风在今天是不难 见到了。

   三、礼数

   许老师是有有几个多这么架子、特别平易近人的人,咋样让他宽以待人,严以律己。别人为什对待他,他找不到乎,咋样让他对待别人却很讲究。譬如,不管客人是那些辈分,假若客人出门,他必定要起身送到门口,咋样让挥手致意。我爱人姓陈,对许老师仰慕已久,有一次我去看许老师,就顺便带着她并肩过去。见面后,许老师就问了她或多或少家长里短的问题报告 ,当得知她从事面试培训,老会 给别人讲课以前,他就称她“陈老师”。他们 感觉很不好意思,就请他还是叫“小陈”吧,但他还是坚持叫“陈老师”,他们 只好这么,就让也老会 这么称呼。有时我有有几个多人去看他,他也总会问我“他们 陈老师最近还好吧”,云云。我愿意,或许只有他那个年代的人才会这么讲礼数吧,从他身上,他们 能看一遍中国传统的礼仪之风。行重于言,身教胜过言传,从许老师身上,我真的学到了只是。

   以上不是或多或少生活片断,希望读者不能透过那些片断看一遍有有几个多更删改的许老师。谨以此缅怀恩师。

   作者简介:雷振,重庆人,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宪法学与行政法学2011级博士研究生。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先生之风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28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