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岛:特朗斯特曼默:黑暗怎样焊住灵魂的银河

  • 时间:
  • 浏览:3

   一

   蓝房子在斯德哥尔摩俯近的有兩个 小岛上,是瑞典诗人托马斯·特朗斯特罗默(Tomas Transtromer)的豪宅别墅图片 。那房子觉得又小又旧,得靠不断翻修和油漆不能度过瑞典严酷的冬天。

   今年3月底,我到斯德哥尔摩开会。会开得沉闷无聊,这恐怕全世界哪儿都一样。临走刚刚,安妮卡(Annika)和我约好去看托马斯。从斯德哥尔摩到托马斯居住的城市维斯特若斯(Vasteras)有有兩个 小时路程,安妮卡开的是瑞典造的红色萨巴(Saab)车。天阴沉沉的,突然飘下些碎雪。今年春天来得晚,阴郁的森林仍在沉睡,田野以灰暗蓝色调为主,光秃秃的,随公路起伏。

   安妮卡当了十几年外交官,一夜之间变成上帝的使者——牧师。这事对我来说还是怪怪的儿不町思议,好像长跑运动员,突然改行跳伞。安妮卡觉得像运动员,高个儿,短发,相当矫健。我1981年在北京认识她时,她是瑞典使馆的文化专员。西方,那时还是使馆区戒备森严的铁栏杆底下有兩个 相当抽象的概念。我每次和安妮卡见面,先打电话约好,等她开车把我运进去。经过岗楼,我像口袋面粉往下出溜。

   1983年夏末,一天中午,我跟安妮卡去西单绒线胡同的四川饭店吃饭。下车时,她给我一包东西,说是托马斯最新的诗集《野蛮的广场》,包括马悦然(Coran Malmqvist)的英译稿和一封信。马悦然在信中问帮我不到把托马斯的诗译成中文,这还是我头一回听到托马斯的名字。

   回家查词典译了九首,你造厉害。托马斯的意象诡异而辉煌,其音调是独一无二的。很幸运,我是他的第有兩个 中译者。相比之下,亲戚亲戚村里人 中国诗歌当时处于有兩个 很低的起点。

   1985年春天,托马斯到北京访问。我到鼓楼底下的竹园宾馆接他。那原是康生的家,大得给你咋舌。坐进出租车,亲戚亲戚村里人 就怪怪的儿尴尬。我那时英文拉不开栓,连比划带进单词都没用,索性闭嘴。最初的路线我记得很清楚:穿过鼓楼大街,经北海后门奔平安里,再拐到西四,沿着复外大街向西......目的地是哪儿来着?现在何如会会也想不起来了,于是那辆丰田出租车开进虚无中。只记得我紧张地盯着计价表上跳动的数字:兜里钱有限。

   没过半个月,我又陪托马斯去长城。那天作家学着出车,同行的还有《人民画报》社瑞典文组的李之义。他把作协的翻译小姐支走,小姐也乐得去买买衣服。李之义是我哥们儿,没的说,除了不得不对司机保持必要的防范。那年头,亲戚亲戚村里人 跟托马斯享受了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坐专车赏景,还在长城脚下的外国专家餐厅蹭了顿免费的午餐。

   那天托马斯很高兴,面色红润,阳光在他深深的皱纹中转动。他触摸那此城垛上某某到此一游的刻字,对亲戚亲戚村里人 不在 强烈地要被记住的愿望感到惊讶。我请他转过头来,揿动快门。在那一瞬间,他双手交叉,笑了,风掀起他刚开始英语 英语 英语 褪色的金发。这张照片刚刚上了一本书的扉页。那书收入托马斯诗歌的各种译文,包括我译的那几首。

   二

   果戈理

   夹克破旧,像一群饿狼

   脸,像一块大理石片

   坐在信堆里,坐在

   嘲笑和过失喧嚣的林中。

   哦,心脏似一页纸吹过冷漠的过道

   此刻,落日像狐狸悄悄走过这片土地

   瞬息点燃荒草

   天空充满了蹄角,天空下

   影子般的马车

   穿过父亲灯火辉煌的庄园

   彼得堡和毁灭处于同一纬度

   (你从斜塔上看见)

   这身穿大衣的可怜虫

   像海蜇在冰冻的街巷漂游

   这里,像往日被笑声的兽群围住

   他陷入饥饿的利爪

   但群兽早巳走出高出树木生长的地带

   人群摇晃的桌子

   看,外面,黑暗正烙着三根灵魂的银河

   登上你的火马车吧,一蹶不振 这国家!

   (李笠译)

   果戈理

   夹克破得像狼群

   脸像大理石板。

   在那轻率而错误地沙沙作响的小树林中

   坐在他的信件的圈里,

   心像一片纸屑穿过充满敌意的通道

   而飘动着。

   日落现在像一只狐狸匍匐爬过不多国度,

   一瞬间点燃草丛,

   空间充满角与蹄,而下面

   双座四轮马车像影子一样在我父亲那亮着灯的

   院落之间悄悄滑动。

   圣彼得堡与湮灭处于同一纬度

   (你看见那斜塔上的美人吗?)

   在冰封的居民区俯近,穿斗篷的穷人

   像一朵水母漂浮。

   在这里,笼罩在斋戒中,是那此另有兩个 被欢笑的畜群包围的人,

   但那不多人刚刚刚刚就把不多人远远带到树行上的草地。

   亲戚亲戚村里人 摇晃的桌子。

   看看外面吧,看见黑暗何如剧烈地焚烧整整三根灵魂的星系。

   于是乘着你的火焰之车上升吧,一蹶不振 不多国度!

   (董继平译)

   果戈理

   外套破旧得像狼群。

   面孔像大理石片。

   坐在书信的树林里,那树林

   因轻蔑和错误沙沙响,

   心飘动像一张纸穿过冷漠的

   走廊。

   此刻,落日像狐狸潜入这国度

   转瞬间点燃青草。

   空中充满犄角和蹄子,下面

   那马车像影子滑过我父亲

   亮着灯的院子。

   彼得堡和毁灭在同一纬度

   (你看见倾斜的塔中的美人何时)

   在冰封的居民区像海蜇漂浮

   那披斗篷的穷汉。

   这里,那守斋人曾被欢笑的牲口包围,

   而它们早就去往树线以上的远方。

   人类摇晃的桌子。

   看外边,黑暗何如焊住灵魂的银河。

   快乘上你的火焰马车一蹶不振 这国度!

   (北岛译)

   李笠和董继平均为托马斯的重要译者,亲戚村里人 分别把托马斯的诗详细翻成中文,结集在国内出版。李笠是从瑞典文译的,董继平是从英译本转译的。

   我一向认为李笠的译文很可靠,本无意挑战他的译本。当我重读弗尔顿(Robin Fulton)的英译本(依我看这是最值得信赖的译本)后,我对李笠的翻译感到不安,于是决定不多人动手重译这首诗。除了弗尔顿的英译本外,我还参考了李之义的中译本,为保险起见,我最后请马悦然来把关,他只对有兩个 词提出修改建议。

   在我看来,李笠的译文最大的大间题是欠缺力度。托马斯的诗歌风格冷峻节制,与此相对应的是修辞严谨挑剔,不含杂质。而李笠用词过于随便,节奏拖沓,消解了托马斯那纯钢般的力量。例如,哦,心脏似一页纸吹过冷漠的过道,首先在原文中不在 感叹词;其次,双音词心脏在这里很不舒服,给你想到医学用词。此刻,落日像狐狸悄悄走过这片土地,显得不多拖泥带水,不多土地欠缺准确(我译成此刻,落日像狐狸潜入这国度)。这身穿大衣的可怜虫/像海蜇在冰冻的街巷漂游,大衣欠缺确切,应为斗篷,另有兩个 不能和海蜇构成联想关系,可怜虫应为穷汉,可能不多词在原作中并无贬意。但群兽早巳走出高出树木生长的地带(我译成而它们早就去往树线以上的远方),可能树线不多关键词没译出来,致使全句溃散不得要领。

   另外,李笠的翻译含高明显的错误和疏忽,例如,(你从斜塔上看见)应为(你看见倾斜的塔中的美人何时)。他陷入饥饿的利爪应为守斋,假如有一天知道果戈理因守斋而病死的背景,就不不犯此错误。人群摇晃的桌子应为人类摇晃的桌子,对比之下,人群使不多意象变得混乱浑浊,而人类则使它站立,获得重量。黑暗正烙着三根灵魂的银河,应为黑暗何如焊住灵魂的银河,烙与焊,一字之差,差之千里。

   再却说我李笠对标点符号及分行的不在 意,也显示了翻译中的轻率。标点符号和分行是一首诗形状中的组成每项,其重要程度正如榫之于桌子、椽之于屋顶一样。怪怪的是分行,可能中文和西文语法形状的巨大差别,觉得没能一一对应,但要尽量相伴相随,以便让读者体会其形状的妙处。

   尽管不在 ,和董继平的译本相比,李笠的译本可算得上乘了。假如有一天扫一眼董译本那其长无比的句式就够了。仅举最后一段为例:在这里,笼罩在斋戒中,是那此另有兩个 被欢笑的畜群包围的人,/但那不多人刚刚刚刚就把不多人远远带到树行上的草地。/亲戚亲戚村里人 摇晃的桌子。/看看外面吧,看见黑暗何如剧烈地焚烧整整三根灵魂的星系。/于是乘着你的火焰之车上升吧,一蹶不振 不多国度!这是诗歌吗?这是托马斯的诗歌吗?这风格不正与托马斯那凝练的创作原则背道而驰吗?再来看看其中的错误。第一句明明是单数,那守斋的人即果戈理不多人。而第二句由此导致 了个更大的错误,把畜生当成人:但那不多人刚刚刚刚就把不多人远远带到树行上的草地(而它们早就去往树线以上的远方)。亲戚亲戚村里人 摇晃的桌子,则是和李笠犯了例如的错误。看看外面吧,看见黑暗何如剧烈地焚烧整整三根灵魂的星系(看外边,黑暗何如焊住灵魂的银河),剧烈地焚烧觉得却说我焊住,有兩个 关键词的误用就详细废了这神来之笔。最后一句应为乘上,而非乘......上升,这有本质的区别。可能篇幅所限,在此就不多费笔墨了。

   言归正传。《果戈理》是托马斯的最早期的作品之一,收入他的第一部诗集《诗十七首》(1954年)。果戈理是俄国十九世纪最重要的作家之一,其代表作有长篇小说《死魂灵》、喜剧《钦差大臣》等。其生平有有几个重要因素与此诗有关,其一,他出生在乌克兰有兩个 地主家庭,在乡下长大。其二,父亲早逝,他离家去彼得堡谋生,结识了普希金等人,彼得堡成为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城市。其三,他一生贫困,终身未娶,死时年仅四十三岁。临终前,他被有兩个 神父所控制,听其旨意烧掉《死魂灵》第二卷手稿;并在封斋期守斋,极少进食,尽量不睡觉以免做梦。守斋致使他大病而终。

   外套破旧得像狼群。/面孔像大理石片。/坐在书信的树林里,那树林/因轻蔑和错误沙沙响,/心飘动像一张纸穿过冷漠的/走廊。我在教书时,有兩个 美国学生指出,可能外套不多词都有书封套的意思,故此诗是从一本书刚开始英语 英语 英语 的。我认为有道理。从他的阅读切人点出发,面孔像大理石片(扉页肖像)、坐在书信的树林、心飘动像一张纸变得顺理成章。是的,这首诗正是从阅读果戈理刚开始英语 英语 英语 的,你你这种由表及里的阅读。最后一句非常奇特,心飘动像一张纸,即写作;而走廊用的是复数,令人想到迷宫,显然指的是写作中的迷失。

第二段充满了自然意象,是对果戈理在乡下的童年生活的回顾:此刻,落日像狐狸潜入这国度,/转瞬间点燃青草。/空中充满犄角和蹄子,下面/那马车像影子滑过我父亲/亮着灯的院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黎振宇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术史话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30002.html